返回
2020年12月2日 | Guangzhou, China

亞洲金融高峰論壇發言

我們的董事總經理在亞洲金融合作協會所舉辦的亞洲金融高峰論壇 2020暨亞洲金融智庫2020年會就「一帶一路」金融合作新機會的議題上發表演說

Dr. Jochen Biedermann (畢譽衡博士) 受亞洲金融合作會的邀請,在亞洲金融高峰論壇 2020暨亞洲金融智庫2020年會上發表講話。他也是亞洲金融智庫專家成員。

Asian Financial Summit Forum 2

亞洲金融合作協會,簡稱為亞金協,英文名稱為Asian Financial Cooperation Association,縮寫為AFCA,主要由亞洲國家和地區的金融機構、金融行業組織、相關專業服務機構以及金融領域的有關個人自願結成,是在中國民政部登記註冊的區域性國際非政府、非營利性社會組織。

Dr. Jochen Biedermann (畢譽衡博士)在講話中介紹了WAIFC 的有關工作及特別提及到從疫情後經濟復蘇作準備。他強調了絲綢之路經濟帶及海上絲綢之路沿線的國際金融中心之間合作的重要性。最後,他就我們的成員發展,介紹了一些例子,如哈薩克期坦、韓國及德國。

以下是講話中的視頻:

 

文字記錄:

尊敬的亞洲金融合作協會成員和嘉賓:

首先,我謹代表世界國際金融中心聯盟向你們致以最誠摯的問候。

很遺憾,今天我不能來廣州現場。我非常希望親自參加此次活動,但是新冠疫情改變了我的日程安排,正如它影響了今年的許多計劃。

請允許我先介紹一下成立於2018年的世界國際金融中心聯盟,一個相對較新的組織。稍後我將說明為什麼我們的活動在“一帶一路”金融合作中也同樣重要。

世界國際金融中心聯盟是註冊在比利時的非營利協會,代表四大洲18個領先的國際金融中心。我們的成員包括政府、公共或私人合作機構以及促進其金融中心發展的類似機構。

我們組織全球領先的金融中心之間互動合作。我們共同運作如金融科技和可持續金融等主題的項目。我們在成員之間交流最佳實踐,並共同促進金融中心在為服務實體經濟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截至2019年,我們的會員代表覆蓋17個國家,其名義GDP總額為22萬億美元,包含3400家銀行,12000家金融科技公司和超過60000家投資公司。

今年,在世界國際金融中心聯盟,我們同許多其他機構一樣,重點聚焦如何從新冠疫情中恢復經濟。在我們4月份發布的報告中,我們研究了全球金融中心如何幫助應對新冠疫情。我們討論了我們成員以前的經驗,例如2003年的SARS和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在我們五月份發布的《聯合宣言》中,在這場全球健康危機中我們明確表明了我們的立場:國際合作、可持續投資以及避免保護主義。

作為領先的金融中心,我們站在一起。我們堅信,我們可以在恢復世界經濟過程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宣布之後,我們已經啟動了四項工作來解決一些最重要領域的問題:中小企業融資、可持續金融、監管合規以及創新與金融科技。

我們分析了當前的問題,並提出了支持經濟復甦的相關建議。

讓我先從監管問題開始。我想強調三個方面:一是監管合作。發生新冠疫情之後,對全球金融市場干預的程度和範圍以不協調的方式迅速擴大。許多聯盟成員國迅速採取了新的法規和措施,以在危機中支持企業度過難關。他們採取行動穩定經濟是正確的。但是,隨著一些國家的疫情好轉,一些國家可能會對其他國家的危機應對措施做出不同反應。在新冠疫情之後,我們需要圍繞監管合作完善流程。

對於中小型企業,我們需要改善它們通過資本市場和其他渠道融資的方式。此外,我們建議將貿易和貿易融資流程數字化,以幫助中小型企業進入全球市場。

第三,我們討論下銀行業法規。當前重點是監管機構和整個行業不斷分析從危機中汲取的教訓,考慮哪些監管需要做針對性調整。

接下來的部分是可持續金融。好消息是,新冠疫情並未對可持續金融的上升勢頭產生重大影響。我們相信,可持續金融可以為疫情后的全球復甦提供基礎。

那麼,對金融業來說,可持續發展的機遇和挑戰是什麼?

首先,作為應急反應,我們需要將可持續發展的目標嵌入到復蘇經濟中。

此外,我們建議根據可持續發展目標建立新的經濟模型。

第三,我們需要與大型企業以及更廣泛的生態系統一起建立長期願景。此外,我們需要進一步鼓勵技術進步和社會創新。

最後,我們建議將重點更多地放在碳金融,以應對氣候變化。

無論是在傳統金融企業、金融科技企業還是科技金融企業,創新對於金融業都是至關重要的。

我們需要在當前疫情中保護這一創新力量,可以從為初創企業增加融資機會著手。

我們建議重點關注數字金融包容性,並在更廣泛的人群中培育數字金融能力。

成熟的監管至關重要。我們需要在支持創新與保護投資者之間找到適當的平衡。

網絡安全對於金融業也同樣重要。數字身份解決方案是數字金融服務的關鍵驅動力,他們需要跨國合作。

例如,我們在開放銀行框架內促進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之間的合作。

最後,我們需要建立全球合作夥伴關係,以聯結我們成員之間不同的金融科技生態系統。

縱觀“一帶一路”倡議,從陸路和海上來看,我們的會員國大部分都在其範圍中。在我們18個成員中有17個在“絲綢之路經濟帶”或“海上絲綢之路”範圍內或附近範圍。

因此,我們的成員及其金融中心是實施金融合作的重要對象。

請允許我提及哈薩克斯坦努爾蘇丹的新阿斯塔納國際金融中心。它已成為中亞重要的金融中心,並準備支持“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進一步發展。

中國及其機構在其建立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例如,上海證券交易所是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的主要股東。另一方面,作為阿斯塔納金融中心金融科技顧問委員會的成員,我可以告訴你們,來自哈薩克斯坦的金融科技公司對中國市場有濃厚的興趣。為他們提供快速註冊和准入程序的支持可以幫助哈薩克斯坦進行金融創新。

“一帶一路”沿線更緊密金融合作的潛在主題包括金融科技、可持續金融、中小企業金融和法律法規。

我已經提出了許多建議,我們也應該在“一帶一路”沿線的金融中心之間進行討論。在我看來,其中之一是通過聯結我們的排放交易系統來解決碳金融問題。在過去的三年中,中國已經在這一領域付諸了巨大的努力。

我還沒有提到央行數字貨幣,這是一個熱門話題,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世界。全球絕大多數中央銀行正在分析其使用情況,甚至已經開始對其進行測試。

例如,根據他們的精確設計,他們可能會為大幅提高全球貿易效率(例如基於智能合約)提供基礎。

同樣,我們可以使用區塊鍊或分佈式記賬技術來自動化貿易和貿易融資。幾個國際財團正在研究此項內容,我們應該通過達成全球一致標準來支持他們。

例如,同樣是聯盟成員的釜山國際金融中心對海上金融和物流有著濃厚的興趣,因為它是全球最大的港口之一。此外,韓國第二大城市釜山是區塊鏈開發的指定地點。韓國政府和韓國城市已經啟動了基於區塊鏈的集裝箱跟踪和智能物流的試點計劃,為貿易融資方面的國際合作提供了許多機會。

去年,我為韓國一家領先的銀行提供了這些建議,因為這家銀行在協調韓國金融領域與區塊鏈相關的活動中發揮著核心作用。

我希望您不要介意我作為德國公民最後提一下德國。德國杜伊斯堡市是中國貨運列車的終點站。每周大約有60列火車從杜伊斯堡出發前往許多中國目的地,包括此次活動舉辦地廣州。這些火車對於德國中小型企業與中國的貿易夥伴至關重要。

新技術也可以幫助改善這裡的物流和貿易融資,使歐洲和亞洲更加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最後,請讓我邀請你們關注我們網站上的活動或訂閱我們的月刊。我的演講完了,非常感謝,祝你們活動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