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2020年12月2日 | Guangzhou, China

亚洲金融高峰论坛发言

我们的董事总经理在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所举办的亚洲金融高峰论坛 2020暨亚洲金融智库2020年会就“一带一路”金融合作新机会的议题上发表演说

Dr. Jochen Biedermann (毕誉衡博士) 受亚洲金融合作会的邀请,在亚洲金融高峰论坛 2020暨亚洲金融智库2020年会上发表讲话。他也是亚洲金融智库专家成员。

Asian Financial Summit Forum 2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简称为亚金协,英文名称为Asian Financial Cooperation Association,缩写为AFCA,主要由亚洲国家和地区的金融机构、金融行业组织、相关专业服务机构以及金融领域的有关个人自愿结成,是在中国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区域性国际非政府、非营利性社会组织。

Dr. Jochen Biedermann (毕誉衡博士)在讲话中介绍了WAIFC 的有关工作及特别提及到从疫情后经济复苏作准备。他强调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及海上丝绸之路沿线的国际金融中心之间合作的重要性。最后,他就我们的成员发展,介绍了一些例子,如哈萨克期坦、韩国及德国。

以下是讲话中的视频:

 

文字记录:

尊敬的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成员和嘉宾:

首先,我谨代表世界国际金融中心联盟向你们致以最诚挚的问候。

很遗憾,今天我不能来广州现场。我非常希望亲自参加此次活动,但是新冠疫情改变了我的日程安排,正如它影响了今年的许多计划。

请允许我先介绍一下成立于2018年的世界国际金融中心联盟,一个相对较新的组织。稍后我将说明为什么我们的活动在“一带一路”金融合作中也同样重要。

世界国际金融中心联盟是注册在比利时的非营利协会,代表四大洲18个领先的国际金融中心。我们的成员包括政府、公共或私人合作机构以及促进其金融中心发展的类似机构。

我们组织全球领先的金融中心之间互动合作。我们共同运作如金融科技和可持续金融等主题的项目。我们在成员之间交流最佳实践,并共同促进金融中心在为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截至2019年,我们的会员代表覆盖17个国家,其名义GDP总额为22万亿美元,包含3400家银行,12000家金融科技公司和超过60000家投资公司。

今年,在世界国际金融中心联盟,我们同许多其他机构一样,重点聚焦如何从新冠疫情中恢复经济。在我们4月份发布的报告中,我们研究了全球金融中心如何帮助应对新冠疫情。我们讨论了我们成员以前的经验,例如2003年的SARS和2011年的日本大地震。在我们五月份发布的《联合宣言》中,在这场全球健康危机中我们明确表明了我们的立场:国际合作、可持续投资以及避免保护主义。

作为领先的金融中心,我们站在一起。我们坚信,我们可以在恢复世界经济过程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宣布之后,我们已经启动了四项工作来解决一些最重要领域的问题:中小企业融资、可持续金融、监管合规以及创新与金融科技。

我们分析了当前的问题,并提出了支持经济复苏的相关建议。

让我先从监管问题开始。我想强调三个方面:一是监管合作。发生新冠疫情之后,对全球金融市场干预的程度和范围以不协调的方式迅速扩大。许多联盟成员国迅速采取了新的法规和措施,以在危机中支持企业度过难关。他们采取行动稳定经济是正确的。但是,随着一些国家的疫情好转,一些国家可能会对其他国家的危机应对措施做出不同反应。在新冠疫情之后,我们需要围绕监管合作完善流程。

对于中小型企业,我们需要改善它们通过资本市场和其他渠道融资的方式。此外,我们建议将贸易和贸易融资流程数字化,以帮助中小型企业进入全球市场。

第三,我们讨论下银行业法规。当前重点是监管机构和整个行业不断分析从危机中汲取的教训,考虑哪些监管需要做针对性调整。

接下来的部分是可持续金融。好消息是,新冠疫情并未对可持续金融的上升势头产生重大影响。我们相信,可持续金融可以为疫情后的全球复苏提供基础。

那么,对金融业来说,可持续发展的机遇和挑战是什么?

首先,作为应急反应,我们需要将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嵌入到复苏经济中。

此外,我们建议根据可持续发展目标建立新的经济模型。

第三,我们需要与大型企业以及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一起建立长期愿景。此外,我们需要进一步鼓励技术进步和社会创新。

最后,我们建议将重点更多地放在碳金融,以应对气候变化。

无论是在传统金融企业、金融科技企业还是科技金融企业,创新对于金融业都是至关重要的。

我们需要在当前疫情中保护这一创新力量,可以从为初创企业增加融资机会着手。

我们建议重点关注数字金融包容性,并在更广泛的人群中培育数字金融能力。

成熟的监管至关重要。我们需要在支持创新与保护投资者之间找到适当的平衡。

网络安全对于金融业也同样重要。数字身份解决方案是数字金融服务的关键驱动力,他们需要跨国合作。

例如,我们在开放银行框架内促进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之间的合作。

最后,我们需要建立全球合作伙伴关系,以联结我们成员之间不同的金融科技生态系统。

纵观“一带一路”倡议,从陆路和海上来看,我们的会员国大部分都在其范围中。在我们18个成员中有17个在“丝绸之路经济带”或“海上丝绸之路”范围内或附近范围。

因此,我们的成员及其金融中心是实施金融合作的重要对象。

请允许我提及哈萨克斯坦努尔苏丹的新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它已成为中亚重要的金融中心,并准备支持“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进一步发展。

中国及其机构在其建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上海证券交易所是阿斯塔纳国际交易所的主要股东。另一方面,作为阿斯塔纳金融中心金融科技顾问委员会的成员,我可以告诉你们,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金融科技公司对中国市场有浓厚的兴趣。为他们提供快速注册和准入程序的支持可以帮助哈萨克斯坦进行金融创新。

“一带一路”沿线更紧密金融合作的潜在主题包括金融科技、可持续金融、中小企业金融和法律法规。

我已经提出了许多建议,我们也应该在“一带一路”沿线的金融中心之间进行讨论。在我看来,其中之一是通过联结我们的排放交易系统来解决碳金融问题。在过去的三年中,中国已经在这一领域付诸了巨大的努力。

我还没有提到央行数字货币,这是一个热门话题,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世界。全球绝大多数中央银行正在分析其使用情况,甚至已经开始对其进行测试。

例如,根据他们的精确设计,他们可能会为大幅提高全球贸易效率(例如基于智能合约)提供基础。

同样,我们可以使用区块链或分布式记账技术来自动化贸易和贸易融资。几个国际财团正在研究此项内容,我们应该通过达成全球一致标准来支持他们。

例如,同样是联盟成员的釜山国际金融中心对海上金融和物流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它是全球最大的港口之一。此外,韩国第二大城市釜山是区块链开发的指定地点。韩国政府和韩国城市已经启动了基于区块链的集装箱跟踪和智能物流的试点计划,为贸易融资方面的国际合作提供了许多机会。

去年,我为韩国一家领先的银行提供了这些建议,因为这家银行在协调韩国金融领域与区块链相关的活动中发挥着核心作用。

我希望您不要介意我作为德国公民最后提一下德国。德国杜伊斯堡市是中国货运列车的终点站。每周大约有60列火车从杜伊斯堡出发前往许多中国目的地,包括此次活动举办地广州。这些火车对于德国中小型企业与中国的贸易伙伴至关重要。

新技术也可以帮助改善这里的物流和贸易融资,使欧洲和亚洲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最后,请让我邀请你们关注我们网站上的活动或订阅我们的月刊。我的演讲完了,非常感谢,祝你们活动顺利。